<kbd id='wjwep'></kbd><address id='tphka'><style id='ukqfq'></style></address><button id='luolb'></button>

          手機看中經經濟日報微信中經網微信
          當前位置     首頁 > 新聞 > 社會廣角更多新聞 > 正文
          中經搜索

          分分时时彩是国家的吗-时时彩官方网站开户-分分时时彩是什么东西-一分时时彩是怎么回事-一分钟时时彩是正规-重庄时时彩官方网站-1分时时彩是统一开奖吗-三分时时彩计划-一分时时彩定位胆倍数表-1分时时彩是统一开奖吗-三分时时彩2期必中计划

          2019年03月13日 07:59   來源︰錢江晚報   記者 陳偉斌 黃小星

            那些在ET302上的中國人

            他們因為生命最後的6分鐘被我們記。  臀頤且謊,他們有各自精彩的人生,有家人,有夢想 

            那本棗紅封面的中國護照,被遺忘在散落著波音737 MAX8殘骸、遭劇烈撞擊而凹陷的土地上,安靜而刺眼。當參與搜救的中鐵七局埃塞俄比亞公司職工王光輝發現它,心頭陡然一沉。壞消息傳來,無人生還的︰T302航班上,有8位中國同胞。

            ︰T302上的中國人,還有周圓、曾成毅、黃真楨、王昊、高爽、王明。他們中,有央企員工,有聯合國工作人員,有事業成功的商人。他們來自浙江、山東、遼寧、湖北、香港……年齡最大的是1972年的王明,最年輕的是1997年的陳璐。

            悼念像潮水一樣,在網絡上洶涌。很多人被再次喚醒,我們熱愛的國度,是許多不為所知的普通人,為她的強盛兢兢業業,奔波五洲四海;我們生活的世界,即使在蠻荒貧瘠角落,也有震撼人心的壯麗,依然有人為見證與重建它的美好不遠萬里。

            一條成熟的航線

            又是一個好天氣。邊緣銳利的雲朵,漂浮在蔚藍通透的天空上。從埃塞俄比亞首都亞的斯亞貝巴出發,終點肯尼亞首都內羅畢,這是一條成熟的、紅火的航線。乘客與機組人員膚色語言各異,就像一個融合的小世界。

            周圓給已經抵達內羅畢的同事發了一條短信︰“我已經在飛機上了,機場見。”

            對同事們而言,這條短信太稀松平常——作為中國電子科技集團有限公司派駐南部非洲的80後區域副總經理,周圓一年幾乎有三分之二的時間處于出差狀態。

            聯合國環境署工作人員曾成毅對這條航線也不陌生。與他同行的,是供職于聯合國糧食計劃署的黃真楨。對香港籍的曾成毅來說,這一次的行程,不僅將和同事參加聯合國環境大會,也是歸程︰和妻子結束長期兩國分居後,2015年,他們才在內羅畢盼來團聚生活。在那里,他們有了孩子。

            周圓、金也淘、高爽、王昊都是央企員工,他們的名字先後披露在遇難者名單上。常年在非洲一線工作,在很多人看來,他們的奮斗軌跡如同一場追夢旅程。照片上,已為人父的周圓英俊剛毅,眼神透著自信,同事形容他“激情澎湃又堅韌不拔”。

            “一槍爆頭,當時我都快崩潰了。”衛萌還清晰記得他拍攝“逐夢者”金也淘的場景。2013年,他與金也淘在南甦丹見面,金也淘說起,他隔壁院子的一個保安被槍殺,這讓他情緒低落。當時,衛萌在中航國際負責品牌文化,公司要拍攝宣傳片,金也淘是其中一個采訪對象。

            王明是中國乘客中為數不多的因私出行者。朋友說,他在遼寧本溪經營商貿公司,要在非洲尋找商機。

            陳璐也許是最急迫的一個。兩個小時後,2017年10月才投入商業運營的波音暢銷機型737 MAX8,將飛越廣袤的非洲原野,將她和男朋友的距離縮短為零。

            他們選擇了不同的路

            這注定是一條由眼淚和心碎鋪就的道路。即使曾走上這條路的遇難親人,當時懷揣炙熱夢想。目前,12位遇難者家屬通過國家移民管理局緊急開設的“綠色通道”辦妥護照,即將前往亞的斯亞貝巴,帶親人回家。

            從大學畢業那一刻,英文名為“Victor”的曾成毅,選擇了一條和別人完全不同的道路︰他是香港中文大學工商管理學院畢業生,卻加入非營利組織,為全世界需要幫助的人們奔走。

            為了給更多人帶去溫暖與希望,黃真楨一直在全球抗擊饑餓的最前線堅守,足跡遍布朝鮮、印尼、斯里蘭卡和菲律賓等地。同事眼中,她自信、可靠、樂于助人,大家管她叫“ZZ”。她是母親、是妻子,是所有人眼中,“讓認識她的人都感到幸福”的人。

            對著衛萌的鏡頭,當時27歲的金也淘認真而堅定地說︰“男人要成事,肯定要先經歷一些別人不願意經歷的東西。”“他說,父母給他起名,有‘千淘萬漉雖辛苦,吹盡狂沙始到金’的意思。”衛萌告訴錢報記者。

            剛剛建國的南甦丹百廢待興,民風彪悍,“一言不合就開揍”,衛萌不敢出門。當他乘坐金也淘駕駛的豐田越野車,顛簸在主城區的石子路上時,那個臉上還殘留著青春痘痕跡的年輕人笑著指點︰“這就是南甦丹CBD,看,還有銀行和電子市。  趼肺頤刻於家 呷奶。”

            鏡頭一晃而過金也淘的生活環境,簡易的蒙古包蚊帳,一張堆放電腦的辦公桌。“那家酒店名為‘重慶酒家’,其實就和工棚差不多,沒有電,也沒有自來水。”衛萌記得,大部分時間,駐地只有金也淘一個人。和那些同樣在非洲拼搏的年輕同事一樣,孤獨與艱苦一覽無余。

            金也淘的低調沉穩讓衛萌驚訝。他帶衛萌去一位衛生部長家里談項目,一點都不怯場。當地人對攝像機非常敏感與反感,一天,金也淘帶他們外出午飯,走在最後的攝影師被扣住了,揚言要砸設備。金也淘一個人走出去,不聲不響化解一場沖突。

            逐夢之路並不容易。金也淘曾染上瘧疾——這種在現代社會已不太為人所知的疾。 毓菅。但他放不下項目,三個多星期後,他拋下女朋友回到南甦丹。

            那年,金也淘獲得中航國際的卓越員工。當時中航國際員工超過7萬名,獲獎的僅24人。這些年,他多次促成國內外院校與非洲的合作。這個群體並不為很多人所知︰幾乎從一畢業開始,他們就踏上非洲大地,為理想尋找平台,也為祖國展現中企的良好形象,更為非洲的發展,提供力所能及的一切努力。

            生命最後6分鐘的眷戀

            ︰T302從起飛到墜毀,僅僅6分鐘。這是他們追夢路上,乘坐的最後一趟交通工具。

            Flightradar24數據顯示飛機的最後軌跡︰起飛後,飛機突然下降,時長接近一分鐘。

            這個過程中,航班速度高達703.7公里/時,超過正常時速的500公里/時。飛行員已經難以控制航班,機場也同意返航。但最終,一切希望都化為泡影。

            一位目擊者說,飛機墜地前,機身就已著火,最終沖向地面,引發劇烈爆炸。

            這是一趟永不抵達的航班,沒有人預料到意外比明天先來。或許最後一刻,王昊會想起8個月大的兒子,他張開稚嫩的小手,等待久未見面的父親抱抱。周圓、曾成毅、黃真楨等都已為人父母,也許他們最放心不下的同樣是孩子。

            或許,陳璐會回想起她和男朋友第一次見面的雨天。他有溫柔的眼楮,那頓飯,他們滔滔不絕地聊了兩個小時。

            或許,那些開疆拓土的事業版圖對王明都不再重要;而金也淘還相信,就像他最後一條發布的朋友圈,過了生命中最好的5年,他將迎來更好的5年。

            3月11日,搜索人員從地下10多米的地方找到了黑匣子。或許,它隱藏了157個生命最後的眷戀。

           。ㄎ鬧諧媽、王明、衛萌等為化名)

          (責任編輯︰單曉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