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bd id='cunhe'></kbd><address id='jrbsj'><style id='gcftu'></style></address><button id='nxick'></button>

          手機看中經經濟日報微信中經網微信
          當前位置     首頁 > 新聞 > 國內時政更多新聞 > 正文
          中經搜索

          分分时时彩是国家的吗-时时彩官方网站开户-分分时时彩是什么东西-一分时时彩是怎么回事-一分钟时时彩是正规-重庄时时彩官方网站-1分时时彩是统一开奖吗-三分时时彩计划-一分时时彩定位胆倍数表-1分时时彩是统一开奖吗-三分时时彩2期必中计划

          2019年03月13日 08:32   來源︰工人日報   記者 吳迪

            人社部擬發布15個新職業,代表委員熱議職業變遷背後的經濟發展與觀念變化

            【深度聚焦】新職業來了,有哪些機遇與挑戰?

            “新職業的涌現,為產業、行業、職業結構的調整帶來一種引導,在轉換發展方式和調整經濟結構進程中,越來越多的新職業亮相,同時某些傳統職業逐漸消亡,這是發展規律。”四川應用技術職業學院董事長甦華委員說。

            據悉,人力資源和社會保障部此前表示擬發布人工智能工程技術人員等15個新職業。這引發了代表委員們的熱議——職業變遷反映了經濟發展與就業觀念的變化。

            新職業是經濟社會發展的剛性產物

            《工人日報》記者發現,新技術、新經濟是此次公布的15個新職業的顯著標簽。人工智能工程技術人員、物聯網工程技術人員、大數據工程技術人員、雲計算工程技術人員等新職業名稱里就帶有技術字樣。而新職業中涉及人工智能這個新經濟寵兒的就有6個。

            對此,中國勞動學會副會長甦海南認為,中國正處于加快經濟發展方式轉變和經濟結構調整過程中,整個職業結構也將發生較大的變化,由原來的低端職業佔多數逐漸變成中高端職業佔多數。

            “經濟的發展和增長,顯然會帶來就業的增加。對應看,什麼樣的經濟類型和技術領域,就有什麼樣的崗位需求。”民建浙江省委會副主委張明華委員指出,某些新職業是經濟社會發展的剛性產物。

            一批新職業興起,另一批不適應經濟發展趨勢的舊職業則退出歷史舞台。鐵路扳道工、彈棉花手藝人、尋呼轉接員……根據2015年修訂發布的《中華人民共和國職業分類大典》,有205個曾經耳熟能詳的職業不再收錄其中。

            “科技和生產力的提高,極大地豐富了人們的日常生活,社會需求結構也隨之發生改變。”人力資源和社會保障部職業技能鑒定中心標準處處長葛恆雙認為,職業類型是經濟社會動態變化的具體呈現。

            新職業與新商業模式形成互動

            一些新職業是順應經濟發展的產物,另一些新職業則是有前瞻性的企業家或資本力量主動創造出來擁抱市場的,試圖借此搶得先機。

            “共享護士”雖然不在人社部擬發布的15個新職業之列,但是近來很火。國家衛生健康委員會日前印發《關于促進“互聯網+醫療健康”發展的意見》,更是被業內視作政策上的支持。

            北京同仁醫院眼科中心主任王寧利委員告訴記者︰“‘共享護士’是很好的創意,但醫療領域里的任何創新都必須以安全為首,並符合國家相關政策。”他指出,現在的互聯網醫療有些非常棒的模式,可以整合醫療資源、進行商業創新,對市場發展來說有很大的益處。

            值得一提的是,新的商業模式在催生新職業的同時,新興人群的出現以及他們新的消費習慣,又催生了全新的商業模式和新的就業模式。

            去年發布的覆蓋全國主要的一二三線城市、800余種新職業的《2018年新職業人群工作生活現狀調研報告》顯示,在消費升級背景下,新職業人群的收入水漲船高,同時消費結構也發生變化。比如,越來越多的人養成了去健身房鍛煉的習慣,共享健身房、微型健身倉、流動性健身教練等隨之興起。

            新職業呼喚教育、法律等新配套

            “我在開兩會前,專門去了抖音調研,發現他們後台基本都是90後年輕人在不同崗位運營著,而前端是各類主播。”在文藝界別小組討論現。 晃晃 敝賦,很多新職業是中國產業升級的產物,社會面對新職業的心態正在變得更加開放。

            1999年,《中華人民共和國職業分類大典》頒布。隨著經濟社會發展、科技進步和產業結構調整升級,中國的社會職業構成和內涵發生了很大變化。2015年修訂後,增加9個中類和21個小類,新增了快遞員等職業。

            對此,甦華委員指出,新職業的出現,呼喚教育、法律、培訓等人才培養體系不斷完善。比如,要給予學生與時代發展相匹配的教育,幫助其快速適應和掌握新知識、新技術、新學科,成為創新型、復合型人才。

            據介紹,在教育領域,不少高校也陸續“搶灘”開設適應新經濟業態的新專業。以數據科學與大數據技術專業為例,2016年,北京大學、中南大學和對外經貿大學等3所高校率先開設本科的大數據專業;2017年,中國人民大學、復旦大學等32所高校成為第二批成功申請到該專業的高校;而到了2018年,獲批開設該專業的高校達到了200多所。

            一些代表委員則表示,新職業的出現,相關職業技能和行業企業的評價也需要不斷規範。

            據悉,今年1月初,人力資源和社會保障部頒布26個新的國家職業技能標準,涉及的職業包括中式烹調師、智能樓宇管理員、汽車裝調工等。此外,人社部將陸續開發行業企業評價規範。

            “新經濟、新常態對求職觀念、心態、知識、能力等職業化素養提出了更高要求。”東華理工大學教授劉光萍代表說,新職業中有不少靈活就業方式,比如外賣小哥、網約車司機等,這對人們傳統的就業觀念來說是一種新的挑戰。

          (責任編輯︰單曉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