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bd id='nhdtk'></kbd><address id='eflpg'><style id='vymha'></style></address><button id='xwgea'></button>

          手機看中經經濟日報微信中經網微信
          當前位置     首頁 > 新聞 > 國內時政更多新聞 > 正文
          中經搜索

          分分时时彩是国家的吗-时时彩官方网站开户-分分时时彩是什么东西-一分时时彩是怎么回事-一分钟时时彩是正规-重庄时时彩官方网站-1分时时彩是统一开奖吗-三分时时彩计划-一分时时彩定位胆倍数表-1分时时彩是统一开奖吗-三分时时彩2期必中计划

          2019年02月10日 17:23   來源︰中國青年網   

            “巾幗”機械師乘務隊︰春運路上她們用最美身影守護家的歸程。視頻剪輯︰任予飛

            太原,清晨5點,空氣清冷,夜色沉沉。當這個世界還在睡眠之中,中國鐵路太原局集團有限公司太原車輛段動車所女子隨車機械師郭蕊已經起身,開啟了值乘工作的程序。

            5點30分,酒精測試、體檢,在動車所調度室簽單子,從工具室提取工具檢查工具;6點整,開始車下作業,對動車轉向架、齒輪箱、聯軸節、垂向減震器、空簧、重連車鉤、頭罩等可視部位進行檢查,至少需要40分鐘時間;7點整,開始車廂內部檢查,對消防設施、司機室操縱台、上千個空氣開關、車上服務設施等是否作用良好進行檢查;7點50分,列車從動車所開往太原南站,抵達太原南站後進行站台作業,對車門、滑道、受電弓、車體外側等可見部分進行檢查,開展車廂內巡視,每隔2小時巡視一次……

            這是隨車機械師郭蕊每次開啟值乘任務的例行程序,也是太原車輛段動車所女子機械師乘務隊19名隊員的標準值乘程序。

            2018年3月8日,由19名女大學生組成的全國首支高鐵女子機械師乘務隊在山西太原動車所組建成立,平均年齡23歲。

            90後郭蕊便是其中一員。

            “一般每次值乘的列車車次都是固定的,我所值乘的四趟車次,分別是G92、G609、G620、G623次。”郭蕊說,“第一趟車8︰33分從太原南發往北京西,然後從北京西返回太原南,接著從太原南發往北京西,最後從北京西返回太原南,回到太原南的時間是晚上的21︰50分。”

            往返兩趟北京走行公里是1968公里,每次隨車任務,從早晨出乘到晚上回到寢室一天的時間大概是18個小時。

            大學期間學習電子信息工程專業的郭蕊在正式上崗之前,曾先後在TEDS動態監測中心、大數據分析中心、二級檢修班組進行為期兩年的系統學習和鍛煉。

            2018年7月1日,郭蕊迎來了首次獨立擔任隨車機械師的日子。

            在踏上太原南開往北京西的G92次動車組前一晚,郭蕊徹夜未眠,緊張的心情和壓力讓她一遍一遍回憶著各個作業項目項點,對動車組運行中經常出現的問題進行歸納總結。

            首次隨車值乘任務,郭蕊圓滿完成。

            “給自己打80分吧,我仍然還是需要學習和補充很多業務知識,動車組的整體核心數據非常精細,必須要不斷學習,在實踐中積累經驗。”郭蕊說。

            如今,郭蕊已經完成了近300次隨車值乘任務,也迎來了女子機械師乘務隊的首個春運大考。

            “第一次參加春運,切身感覺到壓力的存在,看著回家心切的旅客忙了一年後踏上歸程,更覺得一定要確保列車實時準點到達,途中不能出現任何差錯,身上擔負的責任會更大,我必須挑起來。”郭蕊說。

            一次值乘任務中,郭蕊發現有旅客躲在衛生間內偷偷吸煙。

            “高鐵列車嚴禁在車廂內吸煙,有的旅客不知道或者總抱有僥幸心理,躲在衛生間偷偷吸煙,衛生間都安裝有煙霧報警系統,一旦有煙霧,會立刻報警。”郭蕊說。

            發現警報的郭蕊,立刻通告給列車長和乘警,在車廂衛生間找到吸煙旅客,進行制止和懲罰。

            “高鐵運行速度很快,遇到煙霧報警會立刻觸發列車緊急停車,同時也會影響其他列車的正常運行。”郭蕊解釋道。

            春運開啟,隨車值乘任務更為艱巨,對于這些初次面臨春運“大考”的女子隨車機械師而言,更是一場前所未有的硬仗。

            對于隨車機械師董祺遠而言,春運值乘,是一場既熟悉又陌生的考驗。

            說其“熟悉”,在于經過數百次的隨車值乘之後,任務流程早已爛熟于心;說其“陌生”,在于這是首次面臨春運值乘,將考驗技能、體能等方方面面,任務繁重,不容有失。

            董祺遠說,從去年五一擔任值乘9個月以來,她已經習慣了早出晚歸的工作節奏。

            和郭蕊一樣,董祺遠值乘的4個車次也是往返于太原和北京之間。一天下來,1968公里的路程對于這些女子隨車機械師的注意力和體能都是極大考驗。

            郭蕊回憶說,最初值乘時,車下作業時經常在軋道上站不穩,腿上胳膊上被磕得青一塊紫一塊。

            “因為我自身偏瘦,一開始5L的滅火器一口氣拎起來都覺得很沉。”郭蕊覺得,隨車機械師應急演練中的登車頂、渡車鉤不僅是在考驗她們的心理素質,更多是在考驗她們的身體素質。

            “不過,我們女生也有很多優勢,比如女生心思縝密、處事認真,這個特點就特別適合隨車機械師,細心、細膩,遇到問題不急不躁。”郭蕊說。

            如今,隨著春運大考的到來,郭蕊、董祺遠等19名女子隨車機械師在繁忙的鐵路戰線上,堅守著崗位,努力實現著“平安春運、有序春運、溫馨春運,讓旅客體驗更美好”的目標。(中國青年網記者 李川)

          (責任編輯︰秦爽)